免费发布信息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柏乡牡丹网柏乡牡丹网能人不出门便知柏乡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河北电视台 > 非常帮助

非常帮助

帮大哥李玉斌

发布日期:2015-01-23 16:52:15信息来源: 柏乡新闻点击: 我要评论()
微信搜索关注公众号:爱柏乡 即可了解柏乡县最新热点新闻时间!还有红包哦

帮大哥李玉斌

李玉斌是河北保定安国县人。

帮大哥”出马,一个顶俩!家里闹矛盾了,邻里之间起纠纷了,夫妻不和、子女不孝、婆媳互掐、情感纠葛……眼看着日子不好过了,许多人就会想到“帮大哥”,希望“帮大哥”给评评理儿,说说公道话,排排忧解解难。“帮大哥”把问题解决了,矛盾就没了,生活才会更好。矛盾双方握手言和,坐在电视机前的大家也会感慨万千:这“帮大哥”,确实名不虚传!

“帮大哥”来了,给咱解决问题来了

10月11日,对于鹿泉区宜安镇东焦东队的王大爷来说是个特别的日子,经常闹矛盾的王大爷老两口终于忍无可忍,在家里谁也不让谁的他们请来了河北电视台农民频道《非常帮助》的“帮大哥”李玉斌,希望“帮大哥”解决他们多年来夫妻不和的问题。是日,本报记者有幸随“帮大哥”一起赶赴东焦东队,见证了“帮大哥”调解的全过程。

从石家庄市区开拔,到东焦东队仅需40分钟的车程,这是一段“幸福”的旅程,因为路上花费的时间太少了。“帮大哥”李玉斌说,相比于张家口、承德等较远地区,石家庄周边或邢台、保定等地,一天就能打个来回,甚至一日内能调解两场。但不管路途有多远,路上的这段时间俨然已成为他“享受”的时间,“休息”的时间,因为一到目的地,他就不会得到片刻的宁静,还要面对许多未知的突发情况,这都需要他沉着冷静应对。

上午9点,“帮大哥”李玉斌与记者抵达东焦东队村口,拨通了王大爷的电话,约10余分钟后,王大爷骑着一辆电动自行车出现在了“帮大哥”面前。王大爷说,老伴儿非要和他离婚,自己劝不行,邻居劝也不行,这好好的日子马上就要过不下去了,无奈之下,只好请“帮大哥”出面来解决问题了。

东焦东队是附近知名的大村,车沿着狭窄的小巷拐了好几个弯才到了王大爷家门口。王大爷的家正房三间,偏房两间,装修还算不错,只是疏于打理,看起来凌乱不堪,吃完早饭的碗盘都还没有洗。王大爷的老伴儿说,前段时间她和王大爷吵架,双方越骂越激烈,最后直接骂起娘来,结果正好被路过的王大爷的妹妹听到了,她直接进屋与王大爷的老伴儿厮打在一起,随后被街坊领居拉开了。王大爷的老伴儿对“帮大哥”说,自从嫁到王大爷家里来,她没少挨王大爷家人的欺负,有一次还被生拉硬拽地送到了精神病院,这日子没法过了,要离婚!

面对老伴儿的愤懑与指责,王大爷在镜头面前倒是很冷静。送到精神病院也是为她好,看看到底有没有问题,因为在平时老伴儿就爱絮絮叨叨,有时前言不搭后语,而且亲戚之间相处得并不是很融洽,这中间有亲戚的不对,也有老伴儿的不是。一听这话,王大爷老伴儿急了,她指责王大爷一家人把她的青春给毁了,并处处说着王大爷的不是,如平时很少给零花钱,家里进账多少、花销多少王大爷根本不让她知道,面对小叔子、小姑子的刁难与“殴打”,王大爷往往是不理不问,两人吵架王大爷也总是大打出手……她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向“帮大哥”哭诉。

为了求证事实的真相,“帮大哥”李玉斌问王大爷是否如同老伴儿所说。这时,王大爷的老伴儿根本不让王大爷插话,声泪俱下地控诉王大爷一家对她的“虐待”。“你先别说话,听听你老头怎么说。”“帮大哥”和蔼地说。但是王大爷的老伴儿并没有听进去,仍是自顾自地在那儿哭诉。记者、编导、摄像都上去劝她,结果毫无作用,甚至欲起身离去。眼看着调解就要半途而废,“帮大哥”忽然扯着嗓子喊:“你不说话行不行啊!”这一句话镇住了,“我苦口婆心地来给你调解,希望你在家里有地位、受尊重,你得听我的,我肯定给你调解成。”似乎是听到了这句话,王大爷老伴儿这时闭住了嘴。

据王大爷说,老伴儿的话重了一些,但事实确实如她所说。听到这儿,“帮大哥”李玉斌给他们提出了解决方案:关于“钱”,进出多少,老伴儿都要有知情权,锁存折与钱的柜子一人一把钥匙,取钱时双方都去银行,花销时要经双方同意;吵架要吵“哑巴架”,别让亲戚邻里听到,更不能“骂娘”,要不小叔子、小姑子又该急了;在儿女面前尽量不要吵,给他们做个好家庭的表率,以免影响儿女以后的家庭生活。面对这一解决方案,老两口均表示认同,一场“离婚闹剧”就在“帮大哥”的帮助下“和平解决”了。临行前,有不少路过的村民来给“帮大哥”送行,“咱们村儿帮大哥来了。”“我经常看你们的节目。”“以后我家有啥事也找你啊。”你一言我一语,话里间透露着对“帮大哥”的尊重与支持。

为何叫“帮大哥”?喊着顺口,听着亲切

前述只是“帮大哥”调解现场的一个缩影,类似的调解活动在河北农村基本每天都在进行。4年多来,《非常帮助》的“帮大哥”、“帮大姐”们跑遍了燕赵大地的村村镇镇,为家庭和睦、邻里和谐不知做了多少工作、付出了多少辛苦,其中尝尽了人情世故、酸甜苦辣。

作为河北电视台农民频道自开播以来唯一保留到现在的自办栏目,《非常帮助》一开始并未定位为调解类栏目,也没有“帮大哥”这一名号。2005年5月7日,也即农民频道创办一周后,公益栏目《非常帮助》正式开播。第一期节目《离阳光只有一米》播出当晚就收到观众短信5476条,从此,《非常帮助》开启了倡导公益与慈善的爱心之旅。

《非常帮助》副制片人钱振江从那时起就开始在《非常帮助》工作,至今已有9个多年头。他说当时就是想为弱势群体提供一些帮助,用媒体的力量呼吁社会各界关注弱势群体、爱护弱势群体、帮助弱势群体。当时的定位是“苦难中的阳光”,意即帮助那些“生活极度困难、身处逆境甚至绝境、但在困苦面前不低头、依然保持乐观向上的那些人。”

“但是时间长了,我们遇到了一些瓶颈,就想着去尝试改变。”钱振江说。“一是求助的人越来越多,捐助的人也越来越多,而节目是周播,满打满算一年下来也就52期,也就救助50多个人,影响力不会再有大的提升了;二是公益节目这种模式时间长了,观众有些审视疲劳了,有没有可能做成调解类节目,让矛盾冲突在电视直播中得到直接的呈现,尤其是针对家庭矛盾、邻里纠纷之类的,做大体量的日播节目,这样救助面就扩大了。”

产生这样的想法是在2009年年底,《非常帮助》制片人李玉涵说,一是考虑到节目本身升级的需要,二是当时社会公益事业有一些负面的东西,引起了大家的非议,整个社会公益环境并不是很好,这也是《非常帮助》改版的原因之一。那么这档调解类节目该如何做?节目形态又该如何呈现?钱振江说,当时借鉴了南方一些电视台类似“老娘舅”的节目,就是每期节目邀请一对(一群)互相之间存在矛盾的当事人和一位人民调解员来调解双方之间的纠纷,将双方当事人在节目现场所发生的口头乃至肢体冲突“原生态”地呈现在观众面前。当然,他们是在直播间,而我们是在农村、在现场。

那么,节目形态定了之后,如何选择调解员就成了难题。镜头表现力差不行,不懂农村生活不行,想要调解成功没有调解经验不行,而且“调解员”这仨字儿听起来离百姓太远,不亲切,如何给他起个百姓乐于接受又能叫得响的名字呢?钱振江说,这时栏目组不知谁高喊了一声:就叫“帮大哥”吧,听到这一嗓子,大家感觉还行,喊着顺口,听着亲切,这一叫就叫到了现在,而且还叫出了品牌。名字定好之后,“帮大哥”的选择就成为重中之重。

“帮大哥”可不是那么好当的

怎么选“帮大哥”确实是一个令人头疼的问题。“帮大哥”调解的成功率是必不可少的,从社会上招录的那些人要么调解经验不足,要么压根儿就没有什么调解经历。最后,河北省司法厅、石家庄市司法局推荐了部分经验丰富的调解员,算是解决了这一问题。

但是“帮大哥”调解的都是村民之间的纠纷,当事人之间都有着或浅或深的矛盾,这时候就需要“帮大哥”们一定要亲切,更能贴近老百姓,更能与百姓打成一片。不能因为碰到一位蛮不讲理的就生气、就冲人家耍脾气,不管孰对孰错,“帮大哥”都要站在中立的立场上,客观地去解决问题。这不仅是调解过程的需要,更是电视荧屏表现的需要,李玉涵说。因为《非常帮助》不仅要调解当事双方之间的纠纷,而且它还是一档电视节目,“帮大哥”的荧幕形象要让人容易接受,让观众看了之后有亲切感。他们曾请了一些律师来扮演“帮大哥”的角色,但其荧屏形象太“正”,说的都是专业术语,与百姓语言相差甚远,通过电视表现出来就是与村民“两张皮”,格格不入,从而也影响到了节目质量。

钱振江对记者说,《非常帮助》有一条红线不能逾越:那就是真诚不能丢。每位“帮大哥”调解都要把它当成自己家里的事儿,抱着一定要解决的心态去帮助别人,让观众看到“帮大哥”确实已经尽力了。这就涉及到说服技巧的问题,钱振江说,要想当好“帮大哥”是有一定难度的,这4年多来,“帮大哥”不知碰到了多少纠缠不清的事儿,不知遇到了多少胡搅蛮缠的人,不知见识了多少不讲理的主儿,这时见调解无望就拍拍屁股走人显然是不成功的,同时也是不负责任的。当然,“帮大哥”们也没有这样做。“帮大哥”秉承的一个信条就是:让不讲理的人接受你的理,而且你能实实在在地讲出你的理儿来,能说服观众,并动之以情、晓之以理,让电视机前的观众产生共鸣。

 

帮大哥李玉斌

 

钱振江说,没有一定的生活阅历和经验也当不了一位好的“帮大哥”,因为每一次面临的调解工作是不一样的,你会面对林林总总的情况,这时如果你有类似的生活经验,那么处理起来就会得心应手些。如此,年龄的优势就体现出来了,栏目现有的5位“帮大哥”、“帮大姐”均在50岁以上,其中唯一的“帮大姐”徐桂芬今年已经68岁了,为最年长的一位。

“帮大哥”不仅要讲理儿,还得动情

“帮大哥”李玉斌说,“帮大哥”着重调解家庭矛盾、邻里纠纷,调解工作已进入到司法程序的、涉及到个人和集体之间的纠纷一般不做调解,因为这样的调解一般会有法院和政府出面解决。但是在现实中,一些家庭矛盾、邻里纠纷、情感纠葛不是用法条就能让双方息事宁人的,你去了不是代表律师的,也不是代表政府什么的,你就是一个完全中立客观的人,大家都信任你,希望你把双方之间的“疙瘩”给解开。所以一定要讲百姓能听懂的话,用感情去打动别人。

正是有了这样的坚持,短短4年,改版转型之后的《非常帮助》“芝麻开花节节高”,其收视率、网络点击率均居河北电视台第一名。每天向节目求助和参与评论的有数百人,每年调解各类矛盾纠纷2000多件,调解成功率70%以上。李玉涵说,这和“帮大哥”的努力是分不开的,不管调解什么样的矛盾,他们总是说百姓话,讲人间情。俗话说的好,“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帮大哥”调解的就是这些“难念的经”,它包括夫妻矛盾、婆媳关系、老人赡养、子女教育、邻里关系等等,正因为它有“家家都有”的特性,所以很容易调动大家的情感体验,尤其是中老年人有很多共鸣。

如今,谁家里婆媳不和、夫妻失意、父子母女有龃龉、兄弟姐妹闹纠纷、街坊邻居生矛盾、亲朋故友搞摩擦,等等等等,一句话,凡是事关老百姓的安危冷暖、柴米油盐等大事小情,只要您一个电话,“帮大哥”们就会在第一时间赶到你家,劝说调解,苦口婆心,批评表扬,献策支招,直到双方都捐弃前嫌、烟消云散、言归于好、破镜重圆,“帮大哥”才如释重负,了其心愿。

可别小瞧了这解决矛盾的过程,受帮双方各据其理,各执一词,唇枪舌剑,利齿咬牙,让步者少、上风者多,有时“帮大哥”还得吃话头、受抢白、遭白眼、挨推搡,但是他们从不搞以牙还牙那一套,而是“忍辱负重、披肝沥胆”,千方百计地为老百姓办实事,最终受到了当事人的接受,得到老百姓的敬重。

《非常帮助》副制片人钱振江就说,节目对“帮大哥”有一个要求就是要有耐心,说老百姓能听得懂的话,讲老百姓易于接受的理儿,用真情去感动人,用真诚去温暖人。

刨根究底,不让矛盾“卷土重来”

“帮大哥”以“点”对“点”帮忙切入,以提供“有针对性的帮助”为己任,强调对事件的全程参与,以“帮忙帮到底”为追求。“帮大哥”是民间矛盾当场解决的一次有益尝试,这种形式在河北还是首次出现。“帮大哥”不同于一般的调解员,它更注重当事人的客观讲述和“帮大哥”的调解过程,真实记录矛盾双方的内心倾诉,在双方面对面的情况下,由“帮大哥”现场调解纠纷、矛盾冲突,促进人们生活的和谐。也正因为如此,调解的成功率就显得格外关键,尤其是“帮大哥”帮完之后,矛盾不再反复出现就成了“帮大哥”必须要面对的问题。

“帮大哥”李玉斌说,对于当事人双方的问题,一定要“挖根儿”,因为你不解决“根儿”的问题,你前脚刚走,他们可能就会又吵起来,这样的调解也不算是成功的。因此,每次李玉斌到农村去做调解,在问清为什么之后,他还会因势利导地问问为什么之后的为什么。李玉斌说,因为许多矛盾的爆发可能是因为某一件事而引起的,但其实这只是个导火索,矛盾可能隐藏了很久了,只是因为这一件事给“点着”了。所以,你解决了这件事儿,不一定就解决了这一对儿矛盾。

面对难以调和的矛盾时,李玉斌会另辟蹊径地去解决,比如女的打不过男的,总是挨老公打就想着离婚,而男的不离。那如果这样长久下去,如果哪天男的睡着了,也许这个女的会报复,不定会出现什么后果呢,所以这类事情就不好把两个人劝和,只能劝分,这其实也是帮助。合是缘分,分手也是缘分。合是因为缘分到了,分是因为缘分尽了。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因此以这个规律来说,我是不强求,把道理跟双方说清楚了,就顺其自然。

想要把矛盾彻底解决,理儿要讲透是非常关键的。“帮大姐”徐桂芬就说:“这不能像老百姓劝架似的,说‘得了得了,你让着他点儿’,谁对谁不对得讲清楚,不论是老人还是妇女,这个时候不能留一点面子。把道理、利害讲清楚了,当事人就明白了。”

直面问题,遇有调解不成怎么办?

4年多来,“帮大哥”调解各类矛盾纠纷近万件,其中70%以上得到了成功解决。要是每一件都调解成功,那“帮大哥”简直就成“神”了,钱振江坦诚地说到。在现实调解中,确实有一部分人就是蛮不讲理,无论“帮大哥”怎样苦口婆心地劝,无论“帮大哥”提出多少套解决方案,他就是不接受。“帮大哥”李玉斌就遇到过一件事:保定农村两家闹纠纷,甲家把自己宅基地的一部分无偿借给乙家养牛,结果甲家想要在这块宅基地上建房子,乙家就是不给腾地方,明明是甲家的地,证明都拿出来了,乙家就是赖着不还,这样的事儿只能通过司法途径解决了。再比如某某的老婆或者丈夫出走两三年了。这个就是比较难的,当事人心已经不在一起了,当时一方没有给另外一方温暖,那当这个当事人走出家门后别人给了他温暖,那这样来说两个人就很难重新走到了一起。“帮大姐”徐桂芬就说,遇到蛮不讲理的人,也不要太计较,等片子播出了大家自有评说。

因此,“帮大哥”并不局限于调解当事双方的矛盾,即使有些没有调解成功,但是通过电视镜头这种特殊的表现手段,能让更多的人感受“帮大哥”的不易,能让更多的人从中感受到家庭不睦、邻里失和所带来的后果,让大家珍惜眼下的幸福生活,遇有矛盾不激化、遇有纠纷不扩大,有了问题了好好商量,耐心解决,这就是广义上的成功。

钱振江说,“帮大哥”就是具有这种社会警示和教育功能,通过“帮大哥”的调解,让更多的人体会家庭和睦、邻里和谐的重要性,起到社会减压阀的作用。

有时不仅遭埋怨、白眼,甚至还会面临生命危险

“帮大哥”李玉斌对记者说,大家所看到的“帮大哥”帮忙情境看似简单,似乎就是“帮大哥”在从中斡旋,说那么几句矛盾双方都能接受的在理儿的话,顶多半个小时就完了。事实远非如此,李玉斌说,每次出去调解,至少需要两个小时以上,有时难度大,甚至需要一天乃至几天的时间。钱振江给记者举了一个例子:有一次他们去邢台沙河调解子女不孝的问题,老人有5个儿女,个个都有厂矿企业,他们并不缺钱,但就是不愿意抚养老人,即使是每人每月掏200多块钱的赡养费。栏目组调解了整整一天,中午都没顾得上吃饭,但子女们就是不愿意出这部分钱。“你们在外边请客吃饭200多都下不来,怎么对自己的亲生父母能这样呢?”钱振江急了。“其实这理儿就摆在那儿,有些人无论怎么劝,他就是拧着那股劲。”李玉斌说,其实调解的过程远比播出时要辛苦得多,只是电视镜头把最精华的部分播出了,十几分钟背后是“帮大哥”一天乃至数天努力的结晶。

“帮大哥”的辛苦还不止于此。一年365天,除了法定节假日,他们几乎没有休息的时间,周六、周日往往也得不到“保障”,不管是严寒酷暑还是风霜雨雪,只要道路通,那就得出去。每天一小时的直播,四五条条片子,五位“帮大哥”、“帮大姐”,“说实话,几天不出去,就没片子可播了。”李玉斌风趣地说。本该退休的年龄,本该颐养天年的时候,却每天奔波于燕赵大地的乡村,其工作强度可想而知。

这只是辛苦,为了帮他人化解矛盾,为了节目质量,“帮大哥”们毫无怨言。但有时他们还不得不面临更大的风险。本报摄影记者随“帮大哥”调解时,随行编导还特意嘱咐他,一定要把相机拿好,小心被人夺去摔了。此话绝非危言耸听。有一次,栏目组的一位记者差点被人砍了,当时调解时当事人情绪比较激动,说着说着拿起一把菜刀就向记者砍去,幸好被旁边的村民及时阻止,否则后果不堪设想。还有一次,矛盾双方当事人打起来了,都还拿着“家伙”,一位女记者奋不顾身上去阻止,结果手被划了一个大口子,血流不止。

除此之外,“帮大哥”还会遇到各种各样的冷眼与委屈。“帮大哥”李玉斌给记者举了一个例子:在一次调解活动中,有一位老人说孩子不给他养老钱,把孩子说的一无是处。后来我接触到了孩子,结果发现孩子们该给钱给钱,该给看病给看病。只是这个老爷子的事儿很多。我在调解的时候,这个老爷子就开始埋怨我,说我的不好。他毕竟年龄比我大,我还是要尊重他,最后他虽然接受了调解,但还是很不服气。我这样的调解,还被当事人指责,不为别的,只是希望大家的生活都安稳。

这样的事儿遇得多了,“帮大哥”们会适时地调整自己的心态,“不会太在意这些,心态放松了比什么都重要。”李玉斌说。钱振江告诉记者,对此,栏目组还订阅了一些心理杂志,来帮助“帮大哥”调整心态。

用“帮大哥赶大集”的形式去帮助更多的人

“帮大哥”的帮忙形式是“点对点”帮忙,为了更大范围帮助需要帮助的人,他们还积极参加“帮大哥赶大集”活动。“帮大哥赶大集”每星期一次,活动地点设在村镇的集市上,“帮大哥”们齐出动,现场给群众解决问题、调解纠纷,这样的话就能帮助更多的人。“帮大哥赶大集”以独具特色的全省流动形式,弥补了节目“观众反映问题,记者定点打击”的方式,升级为一直在路上,在行动中,在您身边的全新的“巡航式帮助”模式。

对于“帮大哥”来说,他们4年来几乎走遍了全省各地,为老百姓调解纠纷、化解矛盾。周一到周五,到全省各地去调解纠纷;周六日,到全省各地拍《帮大哥赶大集》,现场接受乡亲的求助。对于他们来说,无所谓事儿大事儿小,乡亲间大多数的矛盾,都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但如果解决不及时,就会小事闹大、大事闹复杂。如果能及时妥善处理这些矛盾,就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帮大哥赶大集”这种形式,就能集中地解决乡亲们的这些问题,说小了,能让乡亲们过得更好,说大了,也能为社会和谐做一些贡献。

让“帮大哥”释放更多的社会正能量

在“帮大哥”品牌日渐深入人心的时候,如何借助“帮大哥”的影响力释放更多的社会正能量成为李玉涵最近最忙的工作。他说,下一步将进一步放大“帮大哥”的正能量,增强公益属性,推出大型公益活动“非常援助”,帮助更多值得帮助的人。将做到调解一起矛盾,展现一个故事,让大家懂得一份情感,明白一个道理,这里的“道理”既包括生活常理,更包括法律规定、优秀的传统文化、家风民风等等。

针对大家的疑虑,比如现场调解成功了,但日后反复怎么办?如果“帮大哥”不再去调解,是不是矛盾如初?李玉涵说,今后将打造“帮大哥”“一帮到底”的理念,加大重点选题后续跟踪调解的力度,注重对情感事件的回访,并对当事人适时地加以帮助,进一步彰显人文关怀意识,让调解更深入更到位更全面。

李玉涵透露,今后他们还将邀请“道德模范人物”、“好儿媳”、“模范志愿者”等适时到现场担任调解嘉宾,邀请有过相同经历的人或让曾成功调解的“过来人”现身说法,释放更多的正能量。还将设立“互相理解奖”、“说到做到奖”、“悔过道歉奖”、“诚信守诺奖”等,对观众给予积极的引导,让节目有温度更有高度。对一些幸福家庭、和谐婆媳等给予一定的奖励,对一些困难群体、特殊群体进行帮助。希望通过不同的形式能为百姓解愁、能为社会减压,让“帮大哥”的光芒不断向外扩散,释放更多的社会正能量。

本报道图片除署名外,均由《非常帮助》栏目提供

对话“帮大哥”李玉斌:“帮大哥”的工作好了矛盾就少了,生活才会更好

记者:您是什么时候做调解工作的?

李玉斌:我是从2003年开始做调解工作的。我当过兵,转业后到省二院从事行政管理工作。当帮大哥是在2010年开始的,省司法厅推荐我的,我说行,但是当时以为是在演播厅来做呢,结果是在外面进行。

记者:当时有没有不想做呢?

李玉斌:一是领导推荐的,这个面子是要给的;二是做着做着发现节目越办越好,越办越精,也能发挥自己的长处,就这么坚持下来了。

记者:这每天都出去跑,身体能吃得消吗?

李玉斌:我1955年出生的,马上就60了,说不累是假的,每天回到家家里人什么都不让我干,就让我歇着,我挺感谢他们的。

记者:家里人很理解您?

李玉斌:家里人现在理解我,过去是不理解。觉得我总为别人家的事儿跑,我就给做思想工作。我老婆的思想工作是在我儿子参军回来找工作后感受到的,帮助别人就是好。比如谁家拉蜂窝煤啊,谁家需要什么帮助啊我们都会搭把手。如果我们关门闭户谁也不理谁也不帮,那我们不会有今天的。现在谁见到我都会跟我打招呼,我跟我老婆出去时她也都看在眼里,还有很多人都会跟她说话来夸我。她心里也挺美的。孩子也是很孝顺,买衣服给我买好的,说“我爸爸要上电视了”。

记者:每天面对各种各样的矛盾双方,对您的心理会不会产生影响呢?

李玉斌:不会。每调解成功一件,我就会有一种成就感和自豪感,调解不成功,也会把理儿给他们讲得很透,帮助别人,这是一件积德行善的好事。

记者:当自己做的这些事不被人理解的时候,你是以一种什么样的心态面对的呢?

李玉斌:我经常面对两种情况,第一个是他不理解我,第二个是没调解成,我被埋怨是因为他人的心态问题。无论我能不能调解好,当事人会不会念我的好,我的心永远是平静的。

记者:我们都知道“帮大哥”总是热心的在帮助别人,那你自己遇到问题的时候是怎样解决的呢?

李玉斌:帮助我的人很多很多。“帮大哥有什么事儿跟我说话啊”,这都是人们对我的帮助。有约我出去旅游的,有打的不要我钱的,有帮我买菜的等等。

记者:都近60的人了,没有打算歇歇吗?

李玉斌:只要栏目还在,我就打算干下去,目前还没有不当“帮大哥”的打算。什么时候栏目说不需要我了,那我就走人了。

记者:有什么话想对你的“粉丝”说两句?

李玉斌:希望大家多支持这个栏目,多支持帮大哥的工作。帮大哥的工作好了咱们的矛盾就少了,矛盾少了我们的生活才会更好。

“帮大哥”以“点”对“点”帮忙的形式切入,以提供“有针对性的帮助”为己任,强调对事件的全程参与,以“帮忙帮到底”为追求,是民间矛盾当场解决的一次有益尝试。

点击【 首页 > 河北电视台 > 非常帮助 】查看更多内容。关注微信:爱柏乡 了解最新更新动态!
网友评论:

表情:

验证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