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发布信息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柏乡牡丹网柏乡牡丹网能人不出门便知柏乡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教育资讯 > 推荐书

推荐书

「文心书阁」溺爱欢颜秦欢小说全文连载 秦漠飞秦欢小说免费阅读|欢颜|小凡

发布日期:2017-08-06 06:02:17信息来源: 游客来点击: 我要评论()
微信关注公众号:爱柏乡 即可了解柏乡县最新热点新闻时间!还有红包哦

「文心书阁」溺爱欢颜秦欢小说全文连载 秦漠飞秦欢小说免费阅读

我此时特别的怕,因为陈嫂还带着小凡在不远处赏花,如果她带着孩子过来的话,那我一切都瞒不住了。我无法想象,他们三个如果知道了我,那会有多难过,多恨我。

而商岩还一副要跟我争论到底的样子,压根没想离去。他目光灼灼地盯着我,仿佛要把我身上盯两个窟窿。

我该怎么办,我能怎么办啊?

“欢颜,你到底把我们当什么了?这么多年的情分就一文不值吗?伯父生病你瞒着,你腿都这样了你还瞒着,你还有多少事瞒着我们啊?咱们当年不是说了要同甘共苦的吗?”

“商岩,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

“别找理由来搪塞我,如果你真的那么的身不由己,那就告诉我,我可以来帮你摆脱那个地方啊?”

原来他认定我在秦漠飞身边是经常被虐待,他说可以帮我摆脱他,难道他有足够的能力来与他抗衡么?

我无法直视商岩的眼睛,透着痛心和受伤,他一定是气坏了,因为他以前从来没这样大声跟我说过话。

我想起了曾经的誓言,我们四个人发誓在有生之年一定不离不弃,同甘共苦。然而我一毕业就消失了,混迹在了他们都无法理解的欢场,甚至还生了一个连父亲都不知道是谁的孩子。

这些种种都那么的不堪,我要如何跟他们说,如何去解释?

“商岩,你不是还在忙吗?那边的人在等你呢,你先去忙你的事,回头我再去找你们好吗?”

我眼底余光看到陈嫂已经在往这边看了,心头特别的慌乱。我很怕她带着小凡过来,到时候商岩质问之下,我可能什么都瞒不下去了。

谁知道他眸色一沉,哼了声,“工作没有你重要,你最好现在立刻马上跟我讲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伤怎么来的。”

“我,那我改天给你解释好吗?我现在有些累,想回家了。”

“那我送你!”

“我……”

看商岩一副誓不罢休的样子,我实在不知道怎么办了。我没法摆脱他,可也不能独自丢下小凡和陈嫂就离开,所以慌张得很。我是那种越慌就越没头绪的人,此时脑袋完全一片空白,手足无措了。

就在此时,一旁等候的曲汉军走了过来,微笑着对我伸出了手,“沈小姐,你还记得我吗?上次我们在酒会见过的。”

“记得记得,曲处你好。”曲汉军的插话令我如释重负,我顿了下又道,“曲处和商岩应该还有事情要谈吧,那我不打扰你们了,商岩,你现在和小沐他们一起合伙,要加油哦,我晚点给你打电话。”

“欢颜,你……”

“商公子,沈小姐说得极是,这次的招标竞争力很大,你还是应该认真一些。方总还在等我们呢,现在时间不早了,咱们过去吧?”

我不晓得曲汉军是帮我还是他们真的有事,但我很感谢他。

商岩听他这么一说又拧着眉沉默了一会,才幽幽然瞄了我一眼道,“欢颜,晚上我有个饭局,饭局过后我来找你。”

“……好!”我没敢拒绝,否则商岩会不依不饶的。

他又放心不下地看了下我的腿,蹙了蹙眉道,“有人送你吗?这里出租车不好找,你等着,我叫个人来载你。”

“不用不用,我刚已经叫车了,你快走吧,别让曲处等久了。”

“那晚上你先准备一下,我大概八点就到,最迟不超过八点一刻。”

“恩!”

我目送走商岩过后,微微吐了一口气,发了个信息给阿飞,让他来世贸城接我们。我不能再在这里玩了,商岩跟一颗定时炸弹似得,保不定什么时候就发现我的猫腻了。

陈嫂不知情,抱着小凡走过来时还跟我开玩笑,“沈小姐,那位先生长得真好看,是你哥哥吗?”

我慌张地回头看了下,并未瞧见商岩,可能已经走开了,才笑了笑回道,“不是,他是我大学的学长,我们之前说过一起开工作室的。”

“呵呵,你运气真好,丈夫那么好看,朋友也那么好看,生个小宝宝也这么漂亮。”

“是,是啊,我运气是挺好的。陈嫂,我看时间差不多了,咱们回去吧。”

“好,我还说回家给你炖骨头汤呢。”

我看陈嫂一点没起疑,心头也放松了不少。我们来到广场外的停车场时,阿飞也正好开着车到了,他帮忙把婴儿车放在了后备箱里,我和李嫂带着小凡就先上车了。他上车后若有所思地看了我一眼,才缓缓启动了轿车。

我看他好像欲言又止,就忍不住问了,“阿飞,有事吗?”

“老板今天心情有些不好。”

言下之意,我今天最好识趣点别惹他是么?

这句话我没说出口,但心里已经有些不自在了。我觉得自己就是秦漠飞身边一只宠物狗,他喜欢的时候百般疼爱,不喜欢了就一脚踹了。

诚然,他对我好是情分,对我不好是本分,因为我仅仅是他的情友而已。可我就是这么的没用,没有分寸没有原则地陷入了他构造的温柔乡里,想抽身是那么的难。

我思来想去,就让阿飞把车开去江风大楼了,他疑惑地蹙了蹙眉。“为什么去那边?你腿脚又不方便。”

“先让他一个人静静吧,不然我要不小心惹到他了也是自找没趣。”我顿了顿,又看了眼陈嫂,“陈嫂,你跟我一起过去吧,那地方小,但也什么都有。”

她点点头同意了,还说到哪里都是一样。其实我想告诉她并不一样,我那小屋和酒店比起来,一个是天上一个是地下,区别很大。

阿飞见状也没说什么,直接开着车送我们到了江风大楼,还帮忙把婴儿车和小凡的奶粉都拎了上去。

我开门的时候,陈嫂微微愣了下,但很快恢复了正常。我有些不好意思,这屋里比不得兰若的总统套房,实在是寒酸得很。不过在这里住着很踏实,完全没有那种寄人篱下的惶恐感。

阿飞是第一次来我这里,足足愣了好半天才把东西都放放好,对我道,“嫂子,有什么需要的吗?我现在去买。”

“不用了,冰箱里应该还有东西。”

我以前记得秦漠飞来我家蹭饭那次我们买了不少东西,没做的我都放冰箱了,应该还能吃。

阿飞点点头,“那我先走了,有事情给我打电话。”

他出门的时候转头似乎想对我说什么,但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关上门就走了。我其实很想问他一下秦漠飞和苏亚的状况,但也始终没问出口,我的身份实在太尴尬,还是本分点比较好。

我靠着门沉思了许久,心很乱。看来我真的被秦漠飞牵动了心绪,时时刻刻被他左右了。我非常不喜欢这种不能自控的感觉,觉得自己就是靠着男人混吃等死那种女人。

我轻叹一声,回头看了眼陈嫂,她抱着小凡坐在沙发上,面色很紧张的样子,我有点纳闷。

“陈嫂,你随意些,这边就是我自己平日里住的小窝,有点乱,请你别介意。”

“不不,我一点不介意,我只是觉得你有些不高兴,是不是我哪里做得不够好?”

“对不起,我让你误会了。”

原来我已经表现得那么明显了么?连陈嫂都看出来了。

她见我太累,也就没跟我说太多了,喂饱了小凡过后就开始收拾屋子。她手脚特别麻利,不一会就把我这小屋子收拾得井井有条了。

我从包里拿了两千块给她,让她自己去超市采购点菜肉什么的,先备点食物。秦漠飞那边估计一时半会也不会来找我,我自然也不好去烦他。

陈嫂出门过后,我抱着小凡回到了卧室,他睡得很香,小嘴时不时还会吮吸一下,特别可爱。我想起之前陈嫂在电梯里的话,也忍不住细看了一下小凡,眉宇间果真有一点秦漠飞的影子,难道是因为他们相处太久的缘故?

亦或者……那夜的男人就是他?

不,不太可能!

秦语都说了,秦漠飞是个有洁癖的人,不太可能去夜店买春吧?而且,他之前是知道小凡生病了的,如果他是那个人,为何不跟我说明呢?

我不相信缘分那种东西,所以也不相信秦漠飞就是当年那个人。但如果真的是他,那我一定会离开的,我不能原谅那个毁了我一生的男人。

陈嫂买菜很快就回来了,一回来就在厨房忙碌。我无所事事,就在电脑前浏览网页,看看当下有没有什么大的新闻和事件。

我百度了一下成业集团,看到了他们的管理结构层,秦漠飞三个字在很上端,我没想到他是成业集团的首席执行官,他上面还有个董事长秦斐然,应该就是他的父亲了。

一看这体系就是家族企业,并且权利很集中。

我正翻着,商岩来电话了,问我在哪里。我看了下时间才不过七点多,也不晓得他哪根筋不对这么早就来了。我没敢拒绝他,就让他把车开到江风大楼。

我下楼时,商岩已经在小区外面等候了,开车的不是他,是个司机。他看到我过去就匆匆走过来一把抱起了我,令我很是尴尬。

我看到他满脸绯红,呼吸间带着浓浓的酒味,就忍不住蹙眉。“你喝很多酒了吗?你不能喝酒就少喝点。”

“应酬嘛,多少喝了点,我不放心你就早早离场了。”

他把我放进车里,自己也跟了上来。司机很快轰动油门开走了,但去的不是咖啡厅,是与之相反的方向。

我有点莫名了,忍不住回头瞥了商岩一眼。“我们是去哪里?”

“我家。”

「文心书阁」溺爱欢颜秦欢小说全文连载 秦漠飞秦欢小说免费阅读

读大学时,我从没想到商岩会是那么有钱一个名门公子,因为他表现得非常低调且节约,我还记得大二的时候他蹭我的画画颜料足足蹭了一个学期,一分钱没给我。

也所以,在看到他这家时,我才会这么地惊愕。

这是一栋豪宅,目测至少四五千平,不包括室外游泳池和小型高尔夫球场以及一个不算太小的花园。

豪宅主体的造型非常独特,像是一个“山”字没里面那一竖。宅子后面就是一个露天游泳池,边上全是花花草草,特别气势磅礴。

我是学室内设计的,所以很清楚他这套房子的价值,在这种位置,这种质量,没有两亿造不下来。

然而,这房子里除了两个家佣一个司机和一个管家之外,再无别人。

商岩是把我抱进房子的,所以他家的人都看到了。尽管他们什么都没说,但那惊愕的表情却充分说明他此举是有点骇人的。我腿不方便,所以也没有坚持要自己走。

进客厅过后,他就把我放在了沙发上,但没放开我,手就那样圈着我,低着头看着我,眸光炙热如火。我紧张地推了他一下,想从他臂弯里钻出去,他却拽住了我的手。

“欢颜,这么多年我一直在找你,你真的不明白我的心吗?”

“商岩,你喝醉了,我让你佣人给你弄些醒酒茶好吗?”

我不敢面对这样的商岩,感觉他下一秒就可能把我吃干抹净一样。我是混迹在欢场的人,哪能不懂他的心思。当年我尚能装着不知道,可现在大家都是成年人,还怎能装得下去。

他没有松开手,脸却凑得越来越近,呼出的气息喷在我脸上,有些温热,有些酒味。

我慌了,连忙挣扎了一下,却不小心扭到了腿,顿时疼得我话都说不出来了。他吓得撒手松开了我,我趁机坐了起来,轻轻把腿挪到了安全的地方。

“我看看有没有伤到。”商岩很自责,拉起我的裙摆看了看伤口,在看到那一条长长的疤痕时,他脸色又变了,变得很阴霾。“伤得这么重,为什么不告诉我?”

“都已经快好了,休养一段时间就行了。”

其实我很想把这些年的遭遇跟商岩说清楚,而后远离他们。可我不敢,也舍不得,他们心中的沈欢颜依然是曾经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女孩,并不是我这样龌蹉卑微的风尘女子,所以我不想破坏这个形象。

商岩压根不相信我的说辞,翻来覆去看了我的腿很久,拿起对讲机走到了一边,“程叔,去把欧阳接过来,立刻马上。”

“少爷你病了吗?”

“哪那么多废话,快点!”

“是!”

程叔就是刚才载我们的那个司机,是商家元老级的人物了。从他对商岩的称呼中,我猜到商家的家族地位观念应该是很强的。

金门世家之四大家族,个个都神秘莫测,却又各有千秋。

陈家就不说了,我领教过,甄家现在并未显山露水,也猜不透。商岩我也见识到了,活脱脱就是古代的贵公子,倒是秦漠飞本人最为神秘,做事独来独往,也并没有前呼后拥的排场。

我曾经也就是在电视里看到过所谓的豪门,却没想到会碰到传说中的四大家族,还与之有点微妙关系,真所谓大隐隐于市,不可思议。

商岩讲了电话过后,又吩咐佣人去做一些点心来,十足的上流人士的生活习俗。我望着他的背影,有种不太真实的错觉,我们俩真的不是一个世界的人,距离太远了。

不一会,他端着一杯柠檬水过来了,放在我面前。“欢颜,你最喜欢的柠檬蜂蜜水,我做的。”

“谢谢,没想到你还记得我这小习惯。”

我盛情难却,就端起水杯喝了一口,酸酸甜甜的很好喝,就忍不住一口全喝掉了。我晚饭没吃,有点饿。

商岩坐在茶几上一言不语地看着我,脸还红红的,眼眸里布满了血丝。他其实不能喝酒,比我还不能喝,此时看他醉醺醺的样子,有点呆懵呆懵的。

他一直不说话,也不说带来我这里的目的。我眼看着外面天色越来越暗,真真是如坐针毡。这会家里就陈嫂和小凡两个人,我有些放心不下。

看商岩丝毫没有要送我走的意思,我忍不住了,就问道,“商岩,你带我来你家做什么啊?如果没什么事的话我想先走了。”

“你很忙吗?腿都成这样了还忙?”

“不是,我……”

“少爷,欧阳先生到了。”

正说着,门口传来了程叔的声音,紧接着就见一个儒雅英俊的男子走了进来,他大约三十来岁,手里拎着一个很大的医疗箱。

他看到我时愣了下,随即淡笑着点点头,“阿岩,这位小姐是?”

“沈欢颜,你叫她小沈就好了,她的腿受伤了,你给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商岩跟欧阳简单地介绍了一下我过后,又冲我笑了笑,“欢颜,他是我们家的私人医生,叫欧阳。”

“欧阳先生好!”

“呵呵,你好沈小姐。”欧阳走过来若有所思地看了我一眼,微微掀起了我的裙摆,看了几眼问我,“是粉碎性骨折?”

“……嗯。”

“在休养期吧?没什么大问题,愈合得很好。”

他在我腿上捏了几下后这么说道,不由得令我刮目相看,仅仅是看我的疤痕就知道是粉碎性骨折了,好厉害。

他顿了下又问我,“被什么车撞的?”

“我……”

“什么?被车撞的?”一旁的商岩听到这话顿时炸了,脸上乌云密布。我垂着头没敢看他,他却一下子捧起了我的脸,“沈欢颜,你发生车祸这么大的事情居然不跟我们说?你还把我们当朋友吗?”

“商岩,其实也没什么,过些天就好了嘛。”

“呵呵,当初你离校是怎么说的?你把我们之间的誓言都忘记了吗?那你告诉我,这些日子谁在照顾你,是那个秦漠飞吗?你是不是喜欢上他了?”

“不是的商岩,你别这样生气好吗,我……”

“我怎么不生气?你看看你把自己搞得多狼狈,以前的你是这样吗?”

我没想到商岩会生气成这样,想了半天的借口被他一顿咆哮给震忘记了。我自然不会跟他讲我和秦漠飞的关系,但我也不喜欢总被他这样呵斥,就寒着脸不说话了。

旁边的欧阳蹙了蹙眉道,“阿岩,你这么大声做什么?沈小姐的伤不碍事,只是这伤筋动骨一百天,估计没个两三个月也恢复不了的,沈小姐,你记得多养养,吃些补钙的食物。”

“我知道,谢谢你欧阳先生。”

“那我先走了,有什么需要你打电话给我。”

欧阳走的时候把商岩叫了出去,我寻思留在这里也没意思,就拿起拐杖准备走。到门口时,我看到他们俩在讲话,隐隐约约提到了秦漠飞。

“阿岩,她既然是秦漠飞那边的人,你最好还是要多个心眼?眼下正是非常时期,你凡事都要小心。”

“欢颜不是那样的人。”

“但所谓知人知面不知心,提防一下总是好的,别到时候后悔都来不及。”

听到这里我又转了回去,心头有些纳闷。这欧阳让商岩提防我,提防什么呢?他们和秦漠飞难道还有什么竞争不成?会不会,我在不知不觉中卷入了他们几大家族的纷争当中,成了炮灰了?

商岩不一会就进来了,我就连忙站了起来道,“商岩,时间差不多了,我得要回去了。”

“你腿都成这样了,还回哪里去?住这里我可以照顾你。还有,我已经跟小沐他们说了找到你的事,她们很想见见你。”

“见面的事情等我好点再说吧,我不想她们担心,现在我真的要回去了,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做。”

我现在很担心小凡,也怕秦漠飞会发现我的踪迹。或者说他已经发现了,因为阿飞一直在暗中保护我,即便他没有,那也肯定有人在的。

商岩脸有些冷,上前不由分说抱起了我,但不是朝门外走,而是朝楼上走了。

我顿时有点生气了,就大声地呵斥了一声,“商岩,你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我说了要回家的嘛。”

“我带你看一些东西。”

他没理会我的生气,抱着我径直来到了他的画室,这个地方应该是特地修建的,比一般的室内高度高出了一米,这样视觉会宽阔一些。

画室中有很多画,国画、水彩画和油画,而画的内容却很一致,是人物肖像,是我,各种各样的我。

我被震惊了,满屋子的画全是我,神韵各不同,但全都是学生时代的我,那时候我很单纯,很阳光。看着这些画,我仿佛回到了学生时代多姿多彩的生活。

商岩是个很细腻的男人,捕捉了很多我生活中的点滴,而这些我都快忘记了,他却用这种方式记下了。

这一刻我无言以对,被感动了。

“从第一次设计大赛上看到你时,我就特别关注你,我想尽办法接近你,让你加入我的社团。欢颜,你难道真的没有想过这是为什么吗?”

我没有想过,那时候的我大大咧咧的跟个男孩子似得,我怎么会懂?我现在知道了,但却已经物是人非了。

我多想告诉商岩我是一个很无耻的女人,我没有朝他想象的那个方面发展,我堕落了。可看到他柔情万种的星眸,这样的话我却说不出口。

“欢颜,我喜欢你,我带你来这里只是想告诉你,我不比别人差,他们能给你的,我同样能够给你,但我会比他们更疼惜你,你懂吗?”

「文心书阁」溺爱欢颜秦欢小说全文连载 秦漠飞秦欢小说免费阅读

我在想,商岩指的他们,其实是单指秦漠飞吧?他们俩一见面就剑拔弩张,敌意非常的强烈。

他的直白令我无措,我沉默好久才对他笑了笑道,“商岩,在我心里你一直都像兄长一样,曾经是,现在和以后也会是的。”

我的回答似乎是他意料之中的,他冷呲了声,“所以你心里有喜欢的人了?是秦漠飞吗?”

我要怎么回答?

是?或者不是?

我觉得商岩和秦漠飞之间似乎有着什么不为人知的矛盾,我的回答会不会令他们之间的矛盾更深?而且,我若承认喜欢秦漠飞的话,那以后恐怕更难以脱身了。

但,不说一个人出来,商岩肯定不会罢休的。

我思虑了下,摇了摇头,“不是,你别乱猜了。我可能在不久之后就会重新找工作了,到时候如果你们接纳我,我就过来,如果不喜欢……”

“真的吗?你真的要来工作室?”商岩脸色一喜,一把抓住了我的手。

我点点头,“真的!”

其实我是有心思的,秦漠飞到现在都没找我,那说明苏亚的出现可能打乱了他的计划,我也不能堂而皇之地呆在他的地盘了。

而我现在已经离开了魅色,断然没有再回头的道理,要养活小凡和妈妈是必须要有一个工作的。

就目前来说,商岩的工作室就是个最佳的选择,起码里面的人都知根知底,我不担心勾心斗角。

回头想想,我觉得自己真的有些卑鄙,回去的理由不是因为想念他们,而是无处可去了。真希望我到时候能有些好的建树,可以给大家伙一个交代。

商岩因为我的话而激动不已,相比他的坦诚,我简直无耻得令人发指。我都不知道有朝一日他们发现了我的过去,我又要如何去面对。

此时夜色很浓了,我心里特别的忐忑。手机也一直都没有动静,这很不正常,按照秦漠飞之前的表现,他即便是要避讳我也不太可能一个电话都没有。

所以我不敢再逗留了,又跟商岩提出了离开的想法。

他迟疑了一下,问我,“欢颜,你现在住在哪里?如果交通不太方便的话就到我家里吧,这房子太宽了也很无聊,多一个人多一个伴对吧?”

“不用了,我现在住的地方挺好的。商岩,我真的要回去了,如果你不方便送我的话,我出去叫个出租车好了。””

“我送你……”

他语音未落,兜里的电话忽然响了,掏出手机瞥了眼,站一旁小声接电话去了。我听到他喊了声爸,可能是他父亲打来的,也就悄悄离开了画室。

下楼时,我见程叔送欧阳还没回来,就直接打电话约了个出租车来接我。车到的时候商岩还在楼上打电话,于是我就直接坐车走了,跟逃似得。

我快到家的时候接到了商岩的电话,他有些生气,我默默听他抱怨了两句就挂了,心里特别压抑。如果我还是曾经那个小女生的话,不会因为他强势的占有欲生气,但现在我会不舒服,他的气势汹汹令我很惧怕。

到家时,我发现门是虚掩的,而且里面一丝灯光都没有。我心下一沉,连忙推开门打开了灯,才发现屋里居然没有人,陈嫂和小凡都不见了。

“陈嫂,小凡?”

我不死心地满屋子找了一遍,确实没有她们的影子。但小凡的奶粉和婴儿车都在,甚至奶瓶也在。我摸了一下奶瓶的温度,还有些温温的。

怎么会这样?

我慌忙找出陈嫂的电话打了过去,谁知道电话却无法接通,我顿然间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脑袋也一片空白。

我迫使自己冷静下来,捋一捋思路,我不相信陈嫂会把我的儿子带走,一个大公司的金牌月嫂不太可能敢干这种事。

牛奶还是温的,那说明她们离开的时间不久。我第一个想到了秦漠飞,也不管三七二十一给他打了个电话过去,然而我想不到的是他居然咔掉了我的电话。

我心哆嗦了一下,又连忙打给了阿飞,他总算接了。“阿飞,小凡和陈嫂在酒店里吗?”

“嗯。”

“你接过去的?”

“嗯。”

“你他妈的接孩子怎么不给我打个电话的?知不知道我刚才要吓死了啊,有你这样做事的吗?”

我顿时一股无名之火冒了出来,直接就破口大骂了起来。秦漠飞接孩子我能理解,他喜欢嘛,可为什么不通知我一声,搞得跟鬼子入侵似得。我是孩子的妈妈啊,他凭什么莫名其妙带走我的孩子?

然而阿飞没有回应,也没挂电话,于是我更生气了,“阿飞,你马上把小凡送回来,我沈欢颜哪怕是要饭也不会再跟着那臭不要脸的秦漠飞了。”

“这件事是老板的意思,我本人无法做主。”阿飞的语气明显有些不悦了,我不晓得是为什么。

“是他让你偷偷带走我的儿子吗?你们这跟掠夺偷盗有什么区别,把我沈欢颜当什么了?”

“沈小姐,老板这样做也是有他的理由,还请你理解。”他语气一冷,称呼都变了。

沈小姐?

我想起他之前嫂子嫂子的喊得特别溜,没想到一会会又变成沈小姐了,是因为那个苏亚的出现么?

呵呵,欢场男人果然是他妈的靠不住,早上还可能柔情万种,晚上就冷若冰霜了,秦漠飞把“冷血”两个字真真是表现得淋漓尽致。

还他妈的让我理解,简直滑天下之大稽。难不成一个小偷说个偷别人东西的理由我也要理解?骗子骗人也要理解?

他妈的!

我没有再跟阿飞废话了,挂了电话直接出了门,打了个车朝兰若酒店而去。

我这会真是怒火中烧,想起之前对秦漠飞情意绵绵的样子,真后悔极了。我居然会对那样的男人动情,真他妈的傻不拉几。

也怪不得陈酒和甄晓东都暗示我不要过于相信秦漠飞,原来他真真是个渣。

我直接坐了电梯上去,也没有再给秦漠飞打电话了。他如此恶心的行为,把我之前对他的好感和感激直接摧毁,我对他有种无法言喻的反感。

到了套房后,我也没有摁门铃,直接用卡开了,但推开门时,房间里的一幕令我目瞪口呆。

只见秦漠飞正抱着小凡在轻轻拍背,黑白分明的星眸里尽是慈爱。陈嫂则在整理房间,整个画面相当和谐。

我怒气冲天的样子跟这氛围有些格格不入,于是我压抑着怒火走了进去。

“沈小姐,你也来了?刚才阿飞先生接我们太匆忙,我也没来得及给你打电话,真的对不起。”陈嫂看到我进去连忙解释道,但我生气也没理她。

我径直走到秦漠飞面前,深呼吸了好一会才道,“秦先生,请你把孩子还给我。”

小凡看到我去连忙嚷嚷了起来,嘴里咿咿呀呀地说着话,像是给我打招呼。我鼻子酸酸的,伸手想去抱他,却被秦漠飞挡开了,他转头冷冷瞥了我一眼。

「文心书阁」溺爱欢颜秦欢小说全文连载 秦漠飞秦欢小说免费阅读

“你去哪里了?”

“这跟你没有关系吧?把孩子还给我。”

我此时盛怒至极,已经忘记了他曾经说过的话,忘记了他是那么的可怕。我不要跟着他了,这种人宛如六月的天,时时刻刻都可能会变,我伺候不起。

他眸色一寒,抱着小凡站了起来,微眯起眸子盯我很久,把陈嫂叫出去了。我也昂起头怒不可遏地直视他,像一只不知好歹的小母狮。

“我再问你一次,去哪里了?”他咬牙道,声音比刚才阴霾了许多,仿佛透过冰窟窿传出来似得。

老实说我害怕了,因为他身上的戾气冒出来时,我有种如面对死神般的恐惧。一般他这样子都是面对敌人,而此刻却面对着我,他把我当成了敌人。

小说《溺爱欢颜》已上线文心书阁(wenxinshuge)连载,书号:377,作者码字不易,请支持正版!

点击【 首页 > 教育资讯 > 推荐书 】查看更多内容。关注微信:爱柏乡 了解最新更新动态!
网友评论:

表情:

验证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图文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