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发布信息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柏乡牡丹网柏乡牡丹网能人不出门便知柏乡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邢台新闻 > 邢台巨鹿新闻

邢台巨鹿新闻

巨鹿青少年“帮会”3人潜逃终被抓获,目前已被批准逮捕!

发布日期:2018-08-13 22:36:40信息来源: 柏乡牡丹网点击: 我要评论()
如遇到非常帮助等视频一直提示加载中,请无视点击视频左下角直接播放!

  2017年夏天,河北省邢台市巨鹿县公安局打掉3个青少年“帮会”犯罪团伙,几个曾经扯旗聚众、呼风唤雨的年轻“老大”最终获刑,多名未成年团伙成员由家长带回严加管教,但涉案的未成年人“大嫂”王某丹及其他几名人员潜逃。

  上述案件中,除了3名“帮会老大”外,相关涉案人员被另案处理,其中多名被告人为未成年人。近日,《法制日报》记者从巨鹿县人民检察院获悉,潜逃的王某丹和杨某、闫某,已被公安机关抓获归案,并被检察机关批准逮捕。

  如何使这些未成年被告人从玩世不恭、毫不悔罪到有所悔惧、诚恳道歉,实现对其既依法惩处又教育挽救,记者从巨鹿县检察院了解到相关详情。

  100元小费引出故意伤害案件

  2017年12月26日,一起被害人和多名被告人均为未成年人的故意伤害案在巨鹿县人民法院刑事审判庭不公开审理。

  庭前调解时,被害人薛某(女)脸上大颗大颗的泪珠滚落下来,却一言不发,不管公诉人和审判长如何劝说,仿佛审判庭里发生的事情都与她无关。

  庭审中,办案人对被告人进行法庭教育时,薛某突然起身走到未成年被告人高某(女)的母亲身边,伸出手轻轻拭去高母脸上的眼泪,报之一个微微的笑容。

  “那一瞬间,法庭的空气就像突然从冰山融化成一股暖流,流进在场每一个人的心里。”公诉人张欣对记者说,彼时,她的眼睛湿润了。

  2017年4月中旬,15岁的薛某闲着无事,就去巨鹿县某歌厅找在那打工的女同学玩儿,同学建议她在歌厅上班挣个零花钱。薛某表示同意,并和男朋友赵某及同学在附近的宾馆租了一个单间居住,与王某丹等歌厅的同事成为邻居。

  薛某不知道的是,同事兼邻居的王某丹虽然只比她大一岁,但却是3个青少年“帮会”中“忠孝仁义会”“老大”孙某的女朋友,被众多不良少年称为“大嫂”,在“帮会”中地位很高。王某丹在宾馆里租了一个套间,和“帮会”里的男男女女混居在一起。

  在歌厅上班的第二天晚上,薛某与王某丹共同陪客人唱歌。其间,客人在王某丹出去时给了薛某100元小费,但薛某表示自己并没有要,之后回到居住的宾馆。王某丹为分不到小费耿耿于怀。

  2017年4月17日凌晨,王某丹纠集同在歌厅上班的高某、刘某、蔡某(几人均为女性),来到薛某的房间,对薛某及其男友赵某拳打脚踢。因薛某一直不承认收到小费,王某丹又纠集刘某川等几个同住宾馆的男孩对薛某多次实施殴打。

  第二天晚上,王某丹和刘某、蔡某3个女孩给薛某化了妆,带到邢台市隆尧县一歌厅,让薛某把“独吞”的小费挣回来,并控制了她的手机,不让薛某离开歌厅。

  次日深夜,薛某趁人不备从歌厅逃出,薛某报案后,16岁的王某丹潜逃。公安民警发现殴打薛某的刘某川等人,正是警方关注的多个青少年犯罪团伙的成员。2017年11月2日,巨鹿县人民法院以抢劫罪、寻衅滋事罪,分别对3个青少年犯罪团伙的4名主要组织者判处一年零三个月到二年零六个月不等的有期徒刑。

  家庭教育缺失孩子破罐破摔

  随着孙某等人因寻衅滋事罪被有罪判决,王某丹等人涉嫌故意伤害案发,几个团伙的成员终作鸟兽散。追溯多名涉案未成年人的成长经历,引人深思。

  “忠孝仁义会”“老大”孙某的父亲早年去世,他随母亲改嫁,继父不好意思严加管教,母亲也听之任之,孙某成了一个少人说无人管的孩子。

  “国安会”“老大”张某自幼母亲去世,无人管教,初中上了一年就辍学在家,在村里也是无人敢惹的主儿,19岁时曾因故意伤害罪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一年零一个月。

  “兄弟会”“老大”杜某初中辍学后在外地打工,却不愿吃苦,曾在一家网吧当了一年多网管,干腻了转到歌厅当起了服务员,其间认识了杜某、张某和王某丹等人。

  参与殴打薛某的女孩高某,案发时只有17岁,其父亲因为交通肇事罪被判刑,母亲带着她和弟弟一起生活。因为家庭困难,高某辍学打工,却参加了“帮会”组织。

  与这些走上犯罪道路的青少年一样,被害人薛某也生长在一个问题家庭中。薛某13岁时父母离异,父母离婚时都想把她留在自己身边,最终没有与薛某确立固定的抚养关系,于是她有时去母亲家住一段时间,有时就去父亲家待几天。

  没有固定的家庭使薛某感觉很没有安全感,学习成绩也急转直下,初中没毕业就辍学在家,靠父母给的零花钱过着飘忽不定的生活。后来,薛某在社会上结识了男朋友赵某,把赵某当成了自己的依靠。

  家庭不完整、经济情况不好、缺乏家庭教育,成为这些孩子的共同特征。然而,殴打薛某的另外两名女嫌疑人的经历,却是青少年成长的另一种情形。

  女孩刘某的父亲是一名中学老师,母亲是一名社会工作志愿者,经常义务为孤寡老人做服务。女孩蔡某家在农村,但是家里做着生意,经济条件比较优越。

  看似幸福、温馨的家庭中,女儿怎么会出现违法犯罪情况?检察官与两个女孩谈心发现,在她们成长过程中的叛逆期,父母对孩子没有用心探知其内心需求,更没有加以教育引导,甚至不予接纳,错误地选择了责骂和厌弃。

  “一味地打骂责怪使孩子的心离家长越来越远,直至走到决裂的边缘,孩子破罐子破摔,干脆离家出走,不知不觉走到了另一个染缸里。”张欣告诉记者,这类例子在青少年成长中也非常多,是青少年教育工作中的一大难题。

  那么,面对叛逆期的孩子,究竟该如何管教,不少专家指出,首先是做到不要使用打骂的管教方式。批评时非常忌讳给孩子贴标签,比如有的家长上来就说孩子懒,这样的负面标签会给孩子错误的暗示,让他固定了自己的思维,觉得自己不是一个好孩子。正确的批评方式应该是就事论事,不翻旧账,不夸大孩子的错误。批评孩子的最大目的是为了帮助孩子改正错误,要让孩子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带来的负面影响,告诉孩子究竟为什么错了,而不是只顾家长自己发泄情绪和不满。经常一阵“狂风暴雨”的批评教育后,家长自己心里舒坦了,孩子却留下了种种“怨念”,认为大人根本就不尊重自己,久而久之,孩子也麻木了,想到只要大人骂爽了,他们也就解脱了,坏毛病却没有改掉。其实,很多时候孩子犯错不是有意而为之,他自己也知道这样做不太好,但是他缺少一个合理的方法去改正错误,或者说他很难战胜自己懒惰、贪玩等天性,所以在批评教育孩子时,要给孩子提供正确的改正方法。平时,父母可以多给孩子看一些积极的励志书籍,也可以多带孩子去不同的地方,接触不同的人,去高校学府感受感受等,给孩子一个健康的社交氛围。此外,夫妻恩爱很重要,家庭氛围越是剑拔弩张,孩子就越容易叛逆。

  真情感化失足少年重归社会

  王某丹等女孩故意伤害案移交到检察机关后,巨鹿县检察院未检办案干警针对案件双方当事人多是未成年人的情况,与巨鹿县法院少年法庭的法官共同设计了庭前调解方案,以期使当事双方取得谅解,既解开被害人心结,又挽救被告人。

  在庭前调解时,被害人薛某的母亲哭着表示,不要赔偿,要求重治被告人的罪。但是,对被告人简单判处刑罚,并不能从根本上抚平被害人受伤的心,解不开被害人心中的结,也不利于教育挽救失足青少年。从这点出发,办案人员进行了苦口婆心的思想工作,薛某家属最终同意先调解,希望以此打开女儿的心结。随后办案人员和薛某谈了很久,她才同意调解。

  办案人传唤了几名被告人的父母,刘某的父母只是摇头叹息,连说孩子不听话,他们也没有办法;蔡某的父母却说,交给政府管教也好,自己是管不了了,一副自暴自弃的样子;高某的母亲只是哭,连连说不知怎么向孩子爸交待;刘某川的父母干脆就没到法院来。

  “3个女孩子之所以走到这一步,很大程度上有你们家长的责任,你们对孩子的嫌弃把她们推到了自己的对立面,甚至推到了违法犯罪边缘。如果你们换个角度,在孩子现在最需要帮助和温暖的时候,给孩子关爱,是挽救她们的最好时机。”听到办案人员的劝说,3名女被告人的家属终于摈弃放弃挽救孩子的想法,同意配合法庭做被告人的思想工作,用真情感化被告人。

  安排被告人和家长见面时,办案人员特意叮嘱家长准备好孩子最需要和最喜爱的东西,被告人的父母为她们准备了漂亮的衣服和爱吃的食品。多日不见亲人的几名女孩,看到泪水涟涟的父母,听到父母嘘寒问暖的话语,流下了泪水。

  当3名被告人看到被害人父母的愤怒和痛心后,也有所悔惧。办案人接着安排3名被告与被害人见面,谈谈自己的想法。此时,3名被告人诚挚地向薛某和薛某父母道歉,请求谅解,其中一名被告人提出让薛某打她几巴掌出气,另一名被告人突然向薛某及其父母跪下。

  “我不追究你们了!”最后,薛某终于开口说了话。薛某父母也向被告人父母表示,对被告人的行为表示谅解,希望他们对孩子严加管教,并表示已看到被告人确有悔罪的态度,不再出庭。

  法庭审理过程中,几名被告人认罪态度都很好。法庭教育阶段,办案人帮助被告人深挖成长的心理根源和犯罪根源,使她们意识到自己因叛逆走了弯路。看着被告人流下懊悔的泪水和被告人高某母亲的泪珠,才有了薛某上前给高母拭去眼泪的感人一幕。

  最终,法院判决3名女被告人共赔偿被害人2.5万元,刘某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个月,宣告缓刑二年;蔡某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个月,宣告缓刑一年;高某被判处有期徒刑九个月,宣告缓刑一年;刘某川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随后,刘某、蔡某、高某进入到社区矫正阶段。

  据了解,3个女孩现在都有了自己的正当工作,被害人薛某也和之前一样活泼开朗了。

点击【 首页 > 邢台新闻 > 邢台巨鹿新闻 】查看更多内容。关注微信:爱柏乡 了解最新更新动态!
网友评论:

表情:

验证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